第04版:文化副刊
发布日期:2021-01-23
字体: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陵地·白冬茅

——脱贫路上,不获全胜不收兵


作者:■姜桐桐





涟源·印象

    武汉尚见红黄交接的丘陵,畸零地长着几丛孤树,星星散散缀着不知名的灌木。而当我们坐着银灰中巴驶入涟源时,便几乎只可见清一红色的裸露山体了,植被也更单调:坚毅的铁红色像从山体深处渗透出来似的,间或掺着少许栗赭色,满山流朱,敦朴炽热;长年雨水冲刷出条条沟壑,如线条般笔直肃劲,使矮山隐有凌厉之势,触目震撼。矮树灌木已经极少见了,倒是一种秋芦苇样式的植物,依然顽强扎根在赤红贫瘠的山壤里,一蓬一蓬地生长着,叶子呈长剑形,圆锥花序染白雪色,远远望去一片银羽飘摇。

  我趴在车窗望着外面,对这次调研充满了期待。2019年寒假,我参与了由国务院牵头举办的“聚焦精准扶贫 助力中国梦圆”建档立卡实地监测调研活动———500多名北师大师生走进贫困地区,了解精准扶贫,亲历农村沧桑巨变,感受基层真情温暖,进行贫困户建档立卡数据采集。我来到的调研地是湖南涟源,位于中国十四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中的武陵山区,接下来我们将在涟源县的六镇七村展开入户调研。

  七个村落皆依山而建,毗水而居。山岚长年不散,淡淡地笼罩着,又不很纯粹,远看房屋水田都像隔了一层毛玻璃,杂草遍地野长更添了荒寂的尘气。由于地势不平,村民建房屋只能尽量挑拣平坦的地界儿,故而多分布零散,往往是这山头两家,那山头两家。目及皆是荒草———肆无忌惮地生长着,除了菜畦和水田几乎没有地方不是它们的,偶有两三棵柚子树悬挂着未摘去的黄澄澄的小柚子。冬日水田也寂静,收割后的稻茬整齐如排兵布阵,浸在清亮的水里———俨然是北方山村和南方水乡的合体了。

打响脱贫攻坚战

    耕地少、山路崎岖、季节性缺水是涟源致贫的重要原因。眼见山沟沟里没发展,村里的青壮劳力外出务工,只留下了老人、孩子、空房子。———就这样,涟源戴上了贫困县的帽子。

  然而,大自然的苛刻和社会资源的匮乏并没有击退涟源人民。他们用自己智慧的头脑和勤劳的双手,在这片赤色大地上展开了与贫穷的搏斗,喊响了脱贫路上“不获全胜不收兵”的凛然口号。
  在龙湾新村的刘求兰家,一些易地搬迁户从县城赶来等候,他们是因为建档立卡工作被干部临时从县城叫回来的,因条件限制只能聚集在刘家了解情况。一个叫梁三和的年轻妇女搓着手率先上前,说年底家里还揽着一堆活儿,要早些填完问卷回去忙活。梁三和家在年底刚搬进县城新家,政府给了2.4万的补助,一家人高兴地住进了新屋;年前又脱了贫,感觉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了。刘建冬、刘兆浙也是同一批的易地搬迁户,现在都已经入住,抑制不住喜悦地说“可以在新房子里过年了”。
  走到江家门口时,江夕权父子正在焊接金属材料,门外堆着木材和装修工具。村干部说明来意后,他们忙停下手头的活计,带我们参观屋内。去年贫困户江夕权的危房评级为D,享受了危房改造政策,现在一边寄住儿子家一边装修新房。江父一脸喜悦地向我们拧开新修好的水龙头,清水四溅,“这下用自来水多方便!”
  在调研中我们还了解到,为了落实就业扶贫政策,湄江镇组织了5期贫困户劳动技能培训班,聘请专家讲解厨师、电工、家禽养殖、计算机、月嫂等知识,提升贫困户就业技能,荷塘镇湴里村还组织了“春风行动”扶贫专场招聘会,帮贫困户介绍工作。

  在金融扶贫方面,小额信贷也卓有成效。典型案例是仙女峰村的肖朗夫妇,他们经由帮扶责任人牵头,贷款3万元用于发展牲畜养殖业,养殖黑牛5头,黑山羊50头,去年养殖净收入足足两万余元。尝到甜头的肖朗直言自己打算扩大养殖规模,争取在下一年摘掉贫困户的帽子。

特色扶贫试验田

    落实国家扶贫政策是脱贫致富的必要条件,然而难得的是,涟源并没有墨守成规,而是因地制宜,积极拓宽谋富思路,一步步探索适宜自身发展的脱贫路径,仙女峰村和白马社区当为其中楷模。

  仙女峰高耸崎嵚,湄江缓缓流过,用锡纸和泥土裹烤的湄江煨鸡和鲜美欲涎的湄江鱼汤更是让人欲罢不能。村民开动脑筋,学习宝鸡市陈仓区“生态+旅游+扶贫”经验,精准施策,鼓励贫困户发展农家客栈、农家乐和旅游接待工作;同时又建造风景林和公益林,鼓励退耕还林,形成了“生态+旅游+扶贫”的创意格局。不拘泥于扶贫形式,仙女峰村走活仙女寨景区这盘棋,让山区变景区,使景区带山区,把贫困户嵌入旅游产业链中,让青山绿水变金山银山。

  白马社区则是创新性地将教育扶贫、社会帮扶和扶贫扶志结合在一起。去岁6月开展“心希望,信未来”爱心助学暨“手拉手”帮扶活动,让社会爱心人士与贫困学生一对一“手拉手”帮扶。8月又组织19名留守儿童开展“小小地质家”公益夏令营活动。既是教育扶贫和社会扶贫有效结合的新鲜尝试,也是从小教育贫困学生“自强自立,树立远大志向”,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典范。

红陵地上的白冬茅

    在调研过程中,我又随处见到了在风中飘摇的秋芦苇样式的不知名植物了,无论是山坡上、田圹边、荒地里、沼泽畔、道路旁,漫山遍野,一片银白,仿佛没有它们不能生存的地方。

  问了几个当地人,却都叫不上来名字,倒是上年纪的老人思量半天,终于颤巍巍地指着它叫“冬茅”。冬茅草毕竟是他们太熟悉的生命了,他们众口交杂着告诉我,冬茅草是涟源最常见的植物,不管多贫瘠荒凉的土壤都能生长,没人管没人种,自己就长出一片一片满山间了。单株的冬茅草无法抵御艰苦的环境,故而它们一长就是一片,集群而生,聚众而长,用纤细微小的身躯凝聚起坚实的生存城墙。
  我不由对这不起眼的冬茅草肃然起敬了。在这贫瘠的赤色大地上,各种畏怯娇气的植物都被除名了,唯有冬茅草凭借坚韧不拔和团结一致的品格,不仅战胜了艰苦环境,更是恣意洒脱地自在生长,活出了一片天地!这不正是勤劳坚强的涟源人民的品格吗?生于困厄,心向暖阳,始终坚定不移地走在脱贫摘帽的路上,不见曙光绝不止步,不获全胜绝不收兵!
  勤劳勇敢的涟源人民恰是红陵地上的白冬茅,风不折其腰,雨难摧其身,无论环境多么严苛,只要有阳光和水分就能勃发生机,在人间迎风而生,向光而长。在脱贫攻坚的路上,他们昂首阔步,一往无前,不获全胜绝不收兵,众志成城齐奔小康,用双手创造幸福的生活。我坚信,当这片“冬茅”绚然成一片山间胜景之时,定是涟源的春天到了。
  (本文原文为学校2020年网络文化季创作大赛一等奖作品,刊登时进行了改写。)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 在线投稿 
联系电话:010-58807925  邮箱:xxb@bnu.edu.cn
技术支持:华文融媒云 京ICP备12019430号-7